forgetsomething

丢失了心爱的奶牛猫,痛哭三小时。只哭三小时。再多一分钟都是矫情。

最近Reylo粮越来越少了。不知道一年半以后,自己还记不记得起这high了几个月的bgcp的故事。唉。

关于政治

何教育我什么是政治,发现我一窍不通。他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我觉得除了官场,其他地方的政治没有这么黑。何笑。
正说着,我突然翻高中班群发现初恋和高中时我的好友结婚了。为什么是高中时好友呢?大学和她也有联系啊,但是后来她爱上他了,就自动和我疏远了吧。我每年都和初恋,她,她前男友(高中时我同桌)还有两对情侣一起聚餐。没有人告诉我他们三月已经结婚了。加上我去年删了初恋微信,我这一刻才知道。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爱上他的,我只知道她常常偷偷翻看我的QQ空间,从大学时就开始了,那会儿她还和她前男友纠缠不清。我读研二的时候,她就已经分了,我那时候也有感觉她和我初恋应该在一起了。而且很早开始她微信朋友圈就屏蔽我了...

关于方言

重庆人喜欢说“哦豁~”,这是个类似“哎呀”那样的感叹词,但又带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情绪在里面。
比如众所周知,重庆山多,坡多,梯坎多。有一次,我妈在农贸市场买了一袋小橘柑子。她刚走到约十几米长的斜坡顶上,口袋就坏了,小橘柑子马上散落一地并滚下坡去。斜坡两边全是做生意摆小摊的小贩。小橘柑滚到哪儿,哪个位置的小贩就说一句“哦豁~”。在此起彼伏,阴阳顿挫的“哦豁~”声中,小橘柑们停下了路程。我妈真是又气又好笑。最后,自己也来了句:“哦豁~”猫着腰去捡柑子了。

© forgetsometh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