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getsomething

丢失了心爱的奶牛猫,痛哭三小时。只哭三小时。再多一分钟都是矫情。

相信

廖伯伯六十大寿。大家很开心为他庆祝。他却提起了他的往事。
在那个红卫兵的年代,他毕业后从自贡一个小镇上来到了重庆北碚的另一个小镇歇马镇上。他在镇上的工厂里工作,有时当个凶悍的右派。后来他遇到了一个大眼清秀的漂亮女子,一见钟情。至此,为了这个女子,他留在了这个小镇上。
婚后,有甜蜜也有争吵,那个动荡无聊的年代,争吵无处不在。但是每次吵架之后再生气再愤怒都一定会和好。大不了出去转几个小时。
后来女子和其几个兄妹都被放下乡,镇上还有女子的父母是廖伯伯熟识的人。那年他才20来岁。一天廖伯伯接到电话,通知他的岳母去世了。岳父年迈体弱无力应付后事。大伯赶紧回去,他在这里举目无亲,便一个人扛起了料理后事的责任。
但是没过几年,他的亲生父母在老家相继去世,都因为路途太遥远,厂里不批长假而无缘回家送行。
他一生为伯母而成为了一个重庆人。养育了一个非常优的女儿。有一个幸福完整的家。
在生日聚餐上,廖伯伯眼睛看着我们,脸却向着伯母说,我以前就说过了,我既然爱你,就爱你的一切!
我觉得廖伯伯是有资格说这句话的。他有这个资格。
评论

© forgetsometh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