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getsomething

丢失了心爱的奶牛猫,痛哭三小时。只哭三小时。再多一分钟都是矫情。

昨天 16-05-06

最近和导师聊天。谈到了关于一个人的一生不是一场比赛,但是却不能坐以待毙,用各种鸡汤麻痹自己。要有礼有节的还击生活,我们这样的人的一生是抗争的一生。还给我推荐了一本杨小凯的牛鬼蛇神录,其实并不知道他现在急于推荐我看这本书的用意,他说希望我写出的论文可以模仿杨小凯的文风。但是,这本书的的确确是无关乎论文的。其实李楠教授更多的是倾向于作一个人生的导师而非学术上的导师,他自身有能力有思想,是个非常优秀的人。但是较之于我来说,我太平庸能力太弱,心智一直不够强大坚定,我希望有一个坚定的人给我以力量给我以信心。这些我太缺乏,我自己无法给予我自己。很多问题摆在那里,关于人生的关于做人的关于工作的。我无法轻描淡写的说服自己去做一个决定然后热血的开始奋斗。我看透了,却无法说服自己,我知道我陷入了自我的陷阱。要过无憾的一生,现在这样的我的状态是不行的吧。不要担心未来啊,璐余,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要着急,不要害怕,勇敢一点吧。哪怕独身,哪怕四处漂泊,哪怕孤独的死去,都曾经精彩的活过,挥霍过缘分,被人深爱过,深爱过别人,努力过失败过,犯过自己不能原谅的错。即使还有很多关于人生的疑问,很多忿忿不平,很多委屈失意,很多看不透啊。但是我还依然是那个我,还是不愿将就的那个自己,还是拥有偏见但更理性温柔的自己。要对这个世界温柔起来,才能在抗争中找到一点点的归属感。

和小二聊天。谈到了关于出国读博的问题,他仔细帮我理性的分析了一下,考虑再三还是决定放弃这个念头。也许会让导师有一点点遗憾。这种我自以为会有的遗憾感让我一直不敢正视我的决定。以及多次聊天越发发现小二成熟了不少,认识他两年,最近越发沉着冷静了。这种冷静让我在烦闷中平静了数次。渐渐发现,他也成为了我的人生导师。曾经还在焦虑,在失意中无人给予我安慰和方向指导,一转身,原来一直就在我身边。原来一直都在。


每个人都容易陷在自己的偏见中,很难走出来,一旦认定了人事物的整体形象,就很难去改变这种既定的印象。这可能源于一种思维惯性,也有可能源于人内心深处的不安而需要这种稳定的观点去安抚脆弱无知的心灵。如何更为客观的去认知这个世界,除了动用已经存在的知识框架体系以外,还有什么途径。原来比较倾向于用数据说话,但是正如导师所说,数据造假的可能性是很大的,那么如果在数据无解的情况下又如何去认知这个世界呢?


在学校里面有很明确的激励机制,这些机制最后可能与钱有关,可能与荣誉有关,可能只是分数。但是踏入社会之后一切的激励都只与钱和权有关了。让所有来不及转换学校与社会的不同生存法则的人迷茫不已。如果没有一个有效持久的激励,人必然不能勇往直前,不能长期努力,不能活得让自己觉得有意义。那每个人的有效激励必然不同,但是现实社会都同一化为了钱。鼓励经济发展,刺激消费主义,渲染投资保值,整个世界都在追逐金钱和权力中被分为三六九等,被数字化衡量,被金钱化隔离,被权力蒙蔽眼睛。玩别人规定规则的游戏好玩吗?

为什么现代人有无尽的苦恼与挫折感,为什么始终不能满足不能平静。因为很多人都太认真玩这些游戏了,代入感太强烈,早已忘了游戏之外的自我。

可是游戏之外也有无尽的荒芜,游戏之外也并不是天堂。


评论

© forgetsomething | Powered by LOFTER